• 最新新闻
  • 996、小白兔、中年危机,互联网累了也老了 平安好医生被爆营收过十亿,移动医疗或将加速洗牌 2019苹果开发布会 苹果2019年首场发布会时间确认 豆瓣FM归来:秧苗遇水新生 “夸夸群”受追捧 “请你夸夸我” 是减压还是迷失自我 ROG游戏手机诠释电竞信仰 ROG游戏手机诠释电竞信仰 从“百度最年轻副总裁”到因“经济问题”黯然离职,李明远经历了什么? 996、小白兔、中年危机,互联网累了也老了 Facebook收购社交分析工具开发商CrowdTangle 2019苹果开发布会 苹果2019年首场发布会时间确认 平安好医生被爆营收过十亿,移动医疗或将加速洗牌 2019苹果开发布会 苹果2019年首场发布会时间确认
  • 推荐新闻
  • 996、小白兔、中年危机,互联网累了也老了 平安好医生被爆营收过十亿,移动医疗或将加速洗牌 2019苹果开发布会 苹果2019年首场发布会时间确认 豆瓣FM归来:秧苗遇水新生 “夸夸群”受追捧 “请你夸夸我” 是减压还是迷失自我 ROG游戏手机诠释电竞信仰 ROG游戏手机诠释电竞信仰 从“百度最年轻副总裁”到因“经济问题”黯然离职,李明远经历了什么? 996、小白兔、中年危机,互联网累了也老了 Facebook收购社交分析工具开发商CrowdTangle 2019苹果开发布会 苹果2019年首场发布会时间确认 平安好医生被爆营收过十亿,移动医疗或将加速洗牌 2019苹果开发布会 苹果2019年首场发布会时间确认
  • 热门标签
  • 日期归档
  • “夸夸群”受追捧 “请你夸夸我” 是减压还是迷失自我

    来源:www.honkerbase.com 发布时间:2019-09-16

    “夸张的群体”一直受到许多学生的追捧。虽然它是一种“快餐文化”,但火势可能会很快恢复。然而,这为当前的挫折教育敲响了警钟。青少年不仅需要沮丧,还需要得到鼓励和肯定。

    “请赞美我”,减压或失去自我

    “我想参加研究生考试,但我没有任何动力。请鼓励我鼓励我。” “实习是错误的,老师很震惊。” “我明天会去面试,怎么办有点紧张”.最近,“韩国团体”正在全国各地的许多高校迅速走红。所谓的“夸张群体”在微信和QQ群中,每个人都夸张地互相吹捧。

    最近,记者走进了重庆的许多高校的采访,发现这种形式也受到了许多重庆大学生的追捧。备受追捧的学生认为,积极的能量可以增加信心,减轻压力;而反对意见是“群体吹嘘”是一个巨大的“彩虹屁”,会让人盲目自信,甚至迷失自我。作为一种“快餐文化”,这种热能背后可以持续很长一段时间,年轻人“寻求赞美”,有什么值得深入思考的隐性问题记者进行了深入的采访。

    “生活有时是痛苦的,有人必须给予甜蜜的东西”

    “我想攻读研究生学位,但我总觉得太遥远,没有动力。” “你是如此强大,现在我正在为未来做准备,我真的很有动力”.

    这是重庆一些高校的内容。每天,小组中的人公开要求吹嘘,然后其他学生将“无条件地”赞美和称赞。无论是生活和学习的好事还是坏事,只要你要求大家在团体中夸耀,你就会有一群朋友回复各种花哨的赞美。

    “我的比赛非常糟糕,有人会赞美我吗?”几天前,在重庆一所大学的微信群中,几名学生突然公开“寻求赞美”。 “知道自己打得不好意味着你有自知之明,并且仍然坚持比赛,表明你有坚持不懈,世界需要你这样一个无与伦比的小可爱。”一位同学回答说,然后另一位同学跟着回答说:“游戏如果你打得不好,你就会在其他方面发光。你没有把时间花在游戏上。这是一个勤奋的女孩。你太棒了!” .

    一系列的赞美使这个“寻求吹嘘”的同学立即明确并回答:“谢谢你,我感到很幸福。”

    记者了解到,“夸张群体”的具体流行时间尚不得而知,但它起源于高校学生群体,寻求夸张夸张的固定句式,并要求自夸的句子为自己做点事。为了夸耀结束;自夸的人会回应自夸的陈述,并以“煮沸”这个词结束。

    一旦这种“夸张的群体”问世,它就很快变得流行起来。许多学生加入,寻求吹嘘,吹嘘或潜水。重庆大学,西南大学,重庆师范大学等多所大学都建立起了“傻瓜群”。

    重庆人文科技大学的创始人谈到了创作的初衷。 “生活有时是苦涩的,有些人必须给它一点甜味,很多学校已经建立了它,效果很好,我们也会效仿。我和自己以及同学都有很多不舒服的事情。我是我每天都很开心。我感觉很棒。“

    随着“夸张集团”的普及,一些人开始做生意。在电子商务平台上,还有一项特殊的服务。只要你花钱,你就会被吸引到“专属团体”。 “在数百个”夸张的手中“360度无缘无故地赞美你。

    减压或失去自我

    “夸大其词的群体”的脸红使人们对此有了热烈的讨论。那些支持“夸大群体”的人认为,群体不仅可以减压,而且可以学习社交技能和锻炼情商。那些拒绝“夸大其词的群体”的人说,这个群体是花哨和奉承。从长远来看,人们将看不见自己,也无法在赞美中迷失。

    “我以一种好奇的态度加入了学校的‘夸大群体’,想看看到底发生了什么。”重庆师范大学的学生李莉告诉记者,她刚进入这个群体,管理人员会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