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http://www.honkerbase.com!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不宁唯是意思》最新章节。

一帝一后,登上了祭坛,有司仪官捧上来封后诏书,皇帝皇后各持一端缓缓展开,然后两人双手同时一松,看诏书掉落在火盆中,顿时烧了起来。火势渐烈,频频有火花不断冒出,看得卫小七的心也跟着火苗一簇一簇地跳动。

忽然祭坛上有人大呼了一声:“着火了。”众人拢目望去,只见皇后娘娘身上已成了一个大火球,真是邪门了,也不知这火是怎么烧起来的。

救火啊,快救火啊,有人叫嚷着跑去拿水,不一会儿,有几个机灵点的小太监,就端着几盆水跑了回来,虽然娘娘身份高贵,不过此时也顾不得什么了,一盆水劈头盖脸的就冲着皇后娘娘的头上浇去。几大盆水浇下来,皇后身上的火倒是灭了,只不过由刚才的火烤鸡改称落汤鸡了。

思毓看着自己的皇后如此模样并未露出丝毫慌乱之色,只朗声吩咐伺候的宫人扶皇后娘娘回宫更衣。此时的三郡主早已不复刚来时的雍容华贵,一身朝服已被烧得不成模样,头发也被烧焦了一块,散发着阵阵的焦糊味,一张被烧得黑漆漆的脸,再被浇了几盆凉水,黑漆漆与脸上堆积的浓妆颜料混合在一起,端的是非常精彩,早已不是五彩斑斓之类的词汇可以形容的了的了。

两个宫人拿了一件披风过来披在了皇后身上,扶着她刚要走,忽然听到祭坛下有人大叫一声:“慢着,臣有话要说。”

是谁这么胆大包天,敢喝止皇后,众人向前望去,只见朝臣中站出一位年纪尚青的大人,有认识的此人,知道这是当朝的御史言官孟非凡。他本

是左督御史黄大人的门婿,一向是火爆脾气,曾因为性格耿直得罪了不少人。

“孟卿有何事要禀,不妨讲来。”思毓的声音此时显得不温不火,也听不出是喜是怒。

孟非凡推金山倒玉柱,跪倒在地,呼道:“陛下容禀,皇后娘娘身上无故起火乃是天意所不容,必是几位先祖皇帝对新后不满意,才降下的祸端。”

此言一出,整个祭坛上下顿时鸦雀无声,如此大逆不道的言语,谁不怕死的敢回应一声,都拿眼睛瞟着武成王,等着看他的反应。

武成王已气的暴跳如雷,从昨天晚上王府被盗开始他就隐隐觉得不吉利,今日郡主出门时又不知为何,跌得如此之重,更令他心惊胆颤,到得此时自己女儿被烧后有人跳出大放厥词,更是气的双手之抖,运了半天气,才指着孟非凡大叫道:“来人,把这个妖言惑众的奸人拉出去仗毙。”

在皇家祭坛之前,喝令众人,大有不把皇帝瞧在眼里意思,是泥人都有三分土气,何况是大金的皇帝陛下。但思毓却显得并不着急也不恼怒,只平静的道:“王爷先不要急着杀人,还是问清楚些好。”然后不待武成王反应,又迅速对孟非凡道:“孟卿何以认为此事乃是天谴?”这话说得当真有水平,貌似孟非凡并无提到天谴之类的词汇。

台前戏唱得热闹非凡,卫小七再下边看得是头痛异常,拿眼睛不时地瞅瞅公子易,见他一脸的兴致盎然,大有身在局外中,本非戏中人的超然脱俗的意态。他这种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样子,让卫小七看得牙根直痒痒,他越是表现的与己无关,卫小七就越觉得他有问题。

孟非凡见皇上如此之问,就如得到特赦般,忙磕头言道:“焚烧诏书之时,皇上和皇后都离的同样距离,为何只皇后娘娘的衣服起火,而我皇陛下却未曾受半点伤害,那一定是先祖皇帝对新后极为不满,特意警示众人。”

此言一出,也引起了各位臣工的怀疑,都小声议论纷纷,大都认为皇后娘娘身上起火乃是天意所致。

此时又有一大臣,站立而出,跪拜在地呼道:“陛下啊,武成王以臣胁君,乃大逆不道,必是先祖皇帝心生恼怒才火烧武成王之女,以示惩戒。”看来不怕死的不只一个,这大臣是个年近花甲的老者,乃是御苑阁大学士裴文,曾是先皇武帝的御老师。

武成王把持朝政多年,岂会如此就被几句闲话打倒,只见他冷笑一声,指着裴文骂道:“老匹夫,当真是活的不耐烦了,敢如此造谣生事。”武成王一向跋扈惯了,此番骂词更是冲口而出。

裴文乃是三朝元老,曾做过几届科举主考,旗下门人弟子也有不少,被武成王这么一骂,许多人脸上都有些挂不住了,纷纷拿眼睛瞪着武成王,恨不得在他脸上瞪出个洞来。

思毓也知道今日之事并不能把武成王怎样,见目的已达到,并不想让武成王太难堪,来日方长嘛,真要这时撕破了脸打了起来,自己这边未必能讨得了好去,于是连忙故作和事佬调解道:“皇后被烧之事并不能定论,也没有证据证明乃是先祖惩罚,既是如此,便先放一放吧,皇后暂时不授金印,等查明之后再说,众位爱卿意下如何?”这话表面上虽是替皇后说话,实际上却剥夺了皇后的权利,使她有名无实,至于查明之后再说,天知道这样的事什么时候能查清楚。

武成王一向不信邪,也并不相信当真有什么天谴以及先祖惩罚之类的无稽之谈,若真有什么天谴惩罚从十年前他下毒暗杀了先皇武帝的时候早该报应下来了,不必等到今日了才只烧坏了自己女儿的衣服。他暗杀先皇之事乃是绝顶机密,就连已逝的太后都不知道,那个女人还真以为先皇是被她用被子给捂死的,全*她不知情,才被自己以此相迫,威胁了她近十年。

武成王当然很不高兴皇帝的安排,但今日之事他完全处于被动,祭坛之事发生的太过突然,也太过于离奇,他也不能提供任何合理的解释,朝中大臣虽还没表态,但大部分还是相信所谓先皇惩罚之类的揣测之词。所以皇帝当众说要出暂时不授皇后金印的话,让他很是措手不及,一时之间也想不出什么可以反对的借口。

见武成王都沉默不语,别的臣子更是不会搅这个浑水,一时之间附和声阵阵,众位臣子都纷纷跪地。口诵:“皇上圣明。”

见祭坛之上并未发生什么大乱子,卫小七这才长嘘了一口气,提心吊胆了这老半天总算把一颗心放下了。

公子易瞧着卫小七一副身心放松的样子。笑道:“你和皇上好像关系不错,怎么这么紧张他。”

卫小七也不反驳。瞪他一眼,责怪道:“都怪你在那里危言耸听,说什么会有大热闹,害我白操了半天心。”

公子易有些好笑,问道:“这热闹还不算大吗?

本来皇后被烧这乱子已经够大了。不过对卫小七而言只要思毓不出什么事那就一切都好,今天的事,事与己无关,完全可以不用放在心上。所以卫小七只是很不屑地瞟了公子易一眼,并不回答他的问话。…

公子易倒并不怎么介意,转身对卢子玉道:“热闹瞧完了,要走吗?”

“当然要走了,还有别的事呢。”卢子玉边说着边迈开步,当先走了。

和公子易走出了几步。卢子玉见卫小七还站在原地揉着眼睛,又转回来问道:“小七,你怎么了。总揉眼睛干吗?”

“看了这老长时间地热闹,我的眼睛都酸了。”卫小七揉着双眼道。

卢子玉掰开她地手。见她双眼红通通的。不由很是诧异,问道:“这是怎么搞的。眼里进沙子了吗?怎么红成这样。

公子易转回身来,看着卫小七的兔子眼,嘲弄的道:“她没什么事,只要下回记得再看热闹地时候抽点时间眨眨眼睛就行了。”

这个公子易到底属什么的,怎么好象什么事都知道,其实卫小七一直怕思毓出事,目不转睛的瞅了这老半天,还真的忘记了在中途时间眨下眼睛,这也怨不得眼睛会发酸而且变得红通通了。

一想到卫小七可以因为看热闹这么长时间都不带眨眼的,卢子玉忍不住**了下嘴角,越发的觉得这个女子不那么简单了,做事更是永远都能出人意料之外。

三人从皇宫里走出来,刚要登上了公子易的马车,忽然道边上有一个声音道:“你们等等。”是叫我们吗?三人疑惑的回头望去,看见李阳正站在不远处冲他们招手。

李阳走过来,急切的对三人道:“我等你们好久了。”说这话时眼睛却一直看着卫小七。其实李阳自从把郡主送到宫内就出来找卫小七了,一连好些天没见她,总觉得有许多话想说,有许多事想问。但等他从宫里出来之时,卫小七和公子易三人已经进到宫里了,刚好给走岔了。李阳也知道他们可能去了祭坛,但祭坛人太多,并不是很好找人,琢磨着他们一定会出宫,所以一直在宫门外等着,果然叫他给等到了。

卫小七看见李阳非常高兴,一直担心他会出事,这会儿见他完好无损地站在眼前,自然心情极佳。

几人互相寒暄了几句,卢子玉对众人道:“时间还有些,不如找个地方吃点东西吧。”

瞧了瞧太阳,估摸着现在快午时了,卫小七想起一会儿卓敬还得来迎亲,便道:“我就不去了,得回去准备一下婚事了。”

公子易笑道:“成亲也得吃饭啊,一会儿吵闹起来,你到晚上可都吃不上东西的。”

李阳听到他们说成亲的事,有些疑惑,问道:“谁要成亲啊。”

公子易很坏心地一笑,心想看来这李阳并不知道卫小七要和卓敬成亲的事,便立刻决定不告诉他,只含糊地答道:“是卓敬要成亲了。”

乍听卓敬成亲,李阳先是一愣,继而笑道:“这小子这么快办喜事,怎么也没听他提过,倒是要向他讨几杯喜酒吃吃。”

公子易闻言,对自己地决定很是满意。瞅了一眼卢子玉,见卢子玉也在瞧他,两人相视一笑,都露出了一会儿就有好戏看了的神情。

他们不提吃饭还好,一提吃地,卫小七还真觉得肚子咕噜直叫,早晨起来没吃什么东西就跑去当仪仗了,这会儿心情放松下来还真是有些饿的难受。所以内心挣扎了没几下,就放弃了抵抗。公子易见卫小七点头同意,忙吩咐车夫在附近找个大馆子。车夫应了一声,大鞭子挥动起来,刮着风声,赶的马车飞奔起来。

来到一个叫四季堂的大饭店,几人上了二楼雅间,要了一桌子菜。今天几人都起的很早,到了这会儿早就饿了,所以等饭菜上来,吃的都很香甜,不一会儿功夫一桌子菜就所剩无几了。

吃完了饭,卫小七首先站起来道:“我先走了,你们就不用送我了。”

开玩笑,不送你,怎么看热闹。公子易和卢子玉同时站起来,很热心地道:“反正没事,送送你,倒也无妨。”

卫小七一脸疑惑的看着他们,没瞧见过两人这么积极啊,不会是终于发现她是女人,决定发挥一下男人的风度吧。不过他们有风度吗?对于这点卫小七实在有些怀疑。

和公子易争先恐后的把卫小七和李阳让上了马车,卢子玉忍不住拭了拭额角的汗,平生第一次骗人,而且还是骗这么单纯的人,让他觉得很是不好意思。不由暗叹一声,一会儿希望卫小七不要向他发飚才好,他只是帮凶而已。又拿眼睛瞪了一眼公子易,忍不住咬牙,暗道,这家伙才是主谋。

按照卫小七的指示,马车来到那个卓敬给她准备的新宅子,此时的宅子已经不复那天初次来看时的寂寥之气。门口添加了守卫,大门前也起挂了个超大个的匾,上书几个大字:飞凤别院。看来为了成亲,卓敬雇了不少的佣人。卫小七站在门口瞧了好久,越看越觉得这几个字眼熟,这不像是卓敬的笔体啊。公子易三人也看到了这座大宅子,都忍不住赞叹一声,这主人好阔气啊。

卢子玉问道:“小七,咱们上这来干嘛,卓敬家不住这里啊。”

“谁说卓敬家在这儿了,这是我的家。”卫小七有几分得意道。

那三人闻听此话,惊得下巴都差点掉下来,都在想卫小七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有钱了。

其实卫小七说这话时也不是很有底气,卓敬说这宅子是向一个朋友借的,貌似跟她卫小七也没什么特别的联系。

不过,是我住的地儿,就算是我的了。卫小七很大度的把此地归为己有,然后整整衣服,很有气魄的向府门前走去,刚走出两步去,又忍不住胆怯,这要一会儿让人给打出来这可怎么办啊,刚夸下海口,立马就露了馅,这丢人可丢大发了。

忐忑不安的来到几个守卫跟前,刚想谦卑的跟人家套套近乎,就见几个守卫扑通跪在自己跟前,磕头道:“卫爷,你可回来了。”

卫小七有些尴尬的挥着手,道:“起来啊,都起来啊。”长这么大从没人给她行过这么大的礼,还真有些不适应,不过他们怎么认识自己的。难道卓敬拿着自己的画像给他们每个人观摩过,想到卓敬给每个仆人发画像,让他们记牢自己面容的情形,卫小七不禁一脸的黑线,这也太让人难堪了吧。

越往府里面走,卫小七就越觉得自己的画像指定是发的人手一份,不然也不会每个府里丫鬟、婆子、家丁、小厮都一副跟自己很熟的样子,她非常确定这里面的任何一人她都没见过。

第一时间更新《不宁唯是意思》最新章节。

都市言情相关阅读More+

契丹罪妃

沈尘尘

我的麻烦爱妻

楚迷

重生之天帝归来

午夜冥魂

重生我老板实在太有才了

麦穗颗

怪侠养成记

肆媚

《狱锁狂龙》

夏朵朵
用户评论
友情链接